艾青诗歌散文化怎么样(艾青诗歌的散文化)(1)

论述艾青诗歌中的散文美?

作者写确有其人的大叶荷,但却不被真人真事所局限。文艺作品中的人物和事件不是随手从生活中拈来的,也不是机械地照搬生活的现象,而是经过作者的辛勤劳动,从丰富的生活中加以概括提炼,创造了高于现实生活的艺术形象以鲜活的口语为工具,形象化地表达与时代和人民相沟通的诗的真情;诗的语言中那些没有人工气,生动活泼、充满人情味的口语化的和谐诗句。

艾青诗歌散文化怎么样(艾青诗歌的散文化)

如何理解艾青“诗歌的散文化”的艺术追求?

艾青早期的诗作中常常流露着忧虑与激奋、痛苦与欢乐、消沉与希望,但随着思想的变迁,他的诗风逐渐趋于稳定和统一,明朗与欢乐成为他诗作的基调,长诗《火把》便是这一演变的标志。诗人选取了某城市群众为民族抗战热情所鼓舞,在黑夜里高举火把这一富有诗意的事件,将主人公唐尼的思想斗争交织其中,形象地显现了民族抗战的火把是如何照亮了知识青年的人生道路。作者最后借唐尼母亲的嘴说出了意味深长的话:“天快要亮了”,预示着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即将到来。

艾青的诗歌深深植根于人民和时代的土壤里。他的诗很少咀嚼个人的小悲欢,而总是关注着广大人民的命运,与人民同悲哀,与人民同忧郁,与人民同渴望,与人民同欢乐,因而他的诗作诗境阔大,诗情浑厚,用富有色调的形象说话,因而他的诗作大都具有新颖动人的形象,如,《大堰河——我的保姆》中大堰河的形象,《火把》中唐尼的形象,不管哪能一种形象,艾青都给它们注入浓厚的情感色彩,色调感强烈。他的诗歌语言是那样生动、凝练,同时又是那样自然、朴素。

先几首你喜欢的诗歌划分节奏,标出正因体会艾青 诗歌的散文美。

金华,因你骄傲 ——献给艾青爷爷同生在一片土地,你是金华人民的骄傲。有感而发、自然天成,是你最大的特点。在狱中,凝视故乡的眼神、对真善美执着的追求,在人们的映像之中挥之不去。正直善良淳朴的你,注定在命运中有许多坎坷、艰难,但你一一克服。蒋海澄——艾青—— 金华因你骄傲!艾青是我国当代诗歌自由体诗的杰出代表之一,他的诗个性独特,在诗歌的创作和理论的探讨上,大力倡导和身体力行诗歌的散文美,对当代诗歌的影响很深,被誉为“时代杰出的号手”、“吹芦笛的诗人”。艾青说:“我只是设法把我感受得最深的,用最自然的方式表达出来”他将自己的诗歌特点总结为8个字:“朴素,单纯,集中,明快在语言的风格上,力求简洁、通俗,不用复杂的句子,少用判断词、连接词和结构助词,注重诗句与诗行的统一,节奏单纯明快,呈现“海龟诗歌谁写的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美、朴素美。他的诗作,将抒情和哲理融合为一体,将强烈的感受、深刻的思考,凝聚在单纯明快的诗句里,将精巧的构思以朴素自然的形式表达出来。艾青认为,由于这种参差中显得和谐,运动里取得均衡,变化中获得统一的自由体,扬弃了格律的羁绊,无须矫揉造作、呕心剔肺地写,比格律诗体更美。艾青主张诗歌的散文美,是“主张以现代的日常所用的鲜活的口语,表达自己所生活的时代——赋予诗以新的生机”,强调诗的自由奔放,是诗的构思、诗的形象与散文的章法、句法的巧妙结合,主张诗要易懂。艾青诗歌的散文美主张,不是诗的散文化。对此,艾青是坚决反对的。艾青认为,那种虽然也披着诗歌外衣的散文,排除了形象思维,徒有诗的外形,而无诗的意境、诗的形象、诗的语言,他将其称为“丑陋的散文”。艾青不仅是诗歌散文美的倡导者,而且是诗歌散文美的实践者。他一生创作的诗歌作品都是这一诗歌美学理论指导下的产物。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朦胧诗”的存在和崛起,引起了诗坛甚至文艺界的强烈关注,如何评价“朦胧诗”产生了论争,在许多人都保持观望、沉默的时候,“朦胧诗”的作者欲争取艾青的同情与支持,但是艾青坚持自己的艺术观点,不但没有予以支持,而且毫不含糊地表明了自己的看法,称“朦胧诗”这一说法不科学,反对把朦胧诗说成诗的发展方向,反对把诗写得故作艰深。这就深刻地说明艾青诗歌散文美的艺术主张是几十年一贯的。艾青诗歌散文美的主张里,还含有绘画美的成份,他曾说:“诗人应该有和镜子一样迅速而确定的感觉能力,而且更应该有如画家一样渗合自己情感的构图。”这跟艾青早年学画,多年对绘画颇有研究有关。有的评论家认为,艾青的诗作既有诗的激情,又有画的意境,评论艾青三十年代的诗具有油画的质感,四、五十年代的诗具有国画的韵味。艾青一生著述等身,著有诗集《大堰河》、《欢呼集》、《皇后的红星》、《黑鳗》、《海岸上》、《春天》、《归来的歌》、《彩色的诗》等,诗论集《诗论》、《艾青谈诗》以及译诗集凡尔哈仑的《原野与城市》等。有人粗古诗中含泪的名句略统计,艾青一生著有长诗二十多部,短诗上千首。艾青一生致力创作的这些诗歌,都实践着他的诗歌散文美主张。1938年2月,战火逼近了黄河,在古老的潼关,艾青写下了著名长诗《北方》:“一天/那个科尔沁草原上的诗人/对我说:/‘北方是悲哀的。’”“……从塞外吹来的/沙漠风/已卷去北方的生命的绿色/与时日的光辉/——一片暗淡的灰黄/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天上,/看不见太阳,/只有那结成大队的雁群/惶乱的雁群/击着黑色的翅膀/叫出它们的不安与悲苦/从这荒凉的地域逃亡……”这首诗一发表,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强烈而深刻地影响了一代人。著名诗人牛汉曾经说过,他是受到了这首诗的影响和启迪而开始认真学习写诗,并且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诗。牛汉评价这首诗最为鲜明的艺术特色就是朴素,情感毫无遮蔽。从这首诗可以有力的佐证艾青诗歌散文美的主张。这首诗1938年4月最早发表在《七月》杂志的卷首,最早由《广西日报》印刷厂在1939年印行,它一发表,即受到“这难道是诗的语言”的诘问。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毫不奇怪。众所周知,我国的新诗是新文化运动的产物,从“五四”时期初创的幼稚与浅薄,演进到对古典诗词和西洋格律诗的模拟,对欧美现代诗诸流派的模仿,风格逐渐固定。在这个时候,艾青以自由的、朴素的语言创作《北方》,无异于当时诗坛的一道亮丽风景。牛汉说,一首诗用这种亲切和自然的方式来写,是五四以来新诗史上的第一次。这首诗有102行,“不错/北方是悲哀的”。一开始,如此亲切的口语,一下子就抓住了读者。它排斥了矫饰的华丽,弃绝了空洞的说教,语言鲜活,富有生活气息和流动感。“北方是悲哀的/而万里黄河/汹涌着混浊的波涛/给广大的北方/顷泻着灾难与不幸;/而年代的风霜/刻划着/广大的北方的/贫穷与饥饿啊。”一口气读下来,节奏沉缓有力,感受到起伏的情感律动,使人震撼。“我爱这悲哀的国土/它的广大而瘦瘠的土地/带给我们以纯朴的言语/与宽阔的姿态/我相信这言语与姿态/坚强地生活在大地上/永远不会灭亡……”没有空洞的叫喊,没有无病的呻吟,没有理念的抽象,字里行间使人感受到了民族的深远苦难与土地的苍茫所带来的灵魂的惊醒和沉重感,充满着爱国主义的情操。从这首诗,使人看到,艾青诗歌的散文美,他所主张的诗的自由奔放,也是有着一定的节奏和韵律的,它的自由并非散漫,它必须有真情,必须有情韵,必须有意境,并且几者之间浑然一体,才能构制出诗歌的大境界。1954年7月,艾青受智利众议院议长和著名诗人聂鲁达的邀请,对南美进行了访问,其间他在里约热内卢写了《一个黑人姑娘在歌唱》“……一个是那样黑/黑得像紫檀木/一个是那样白/自得像棉絮;/一个多么舒服/却在不住地哭/一个多么可怜/却又唱欢乐的歌。”一个黑人姑娘抱着她的小主人,她在唱催眠曲让哭着的小主人入睡,她并不快乐,但她却要给别人唱欢乐的歌。这是艾青在里约热内卢黑人区所目睹的贫困情况的其中一幕。事件是真实的,情感也是真挚的。这首诗,色彩对比鲜明,黑与白的对比,两种阶层的对比,强烈的反差,朴实的描写,没有任何雕饰,却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同时,这首诗也生动地展现了诗人所主张的绘画美。

艾青诗歌散文化怎么样(艾青诗歌的散文化)

散文化小说特点

散文没有结构的苦心经营,也不追求题旨的玄奥深奇,平淡质朴,娓娓道来,如话家常。汪曾祺曾说过:“我觉得伤感主义是散文的大敌。挺大的人,说些姑娘似的话……我是希望把散文写得平淡一点,自然一点,家常一点的。”因此品读汪曾祺的散文好像聆听一位性情和蔼、见识广博的老者谈话,虽然话语平常,但饶有趣味。如《葡萄月令》。

作品集汪曾祺的散文写风俗,谈文化,忆旧闻,述掌故,寄乡情,花鸟鱼虫,瓜果食物,无所不涉。在《夏天的昆虫》中,他向读者介绍了蝈蝈、蝉、蜻蜓、螳螂的品种、习性和孩童捕捉昆虫的情形。如他说:“叫蛐子(蝈蝈的俗称)是可以吃的。得是三尾的,腹大多子。扔在枯树枝火中,一会儿就熟了。味极似虾”。说北京的孩子在竹竿上涂上黏胶捉蝉。作者小时候用蜘蛛网捉蝉"选一根结实的长芦苇,一头撅成三角形,用线缚住,看见有大蜘蛛网就一绞,三角里络满了蜘蛛网,很黏。瞅准了一只蝉,轻轻一捂,蝉的翅膀就被粘住了。"读到此处,不觉会心一笑,好像说的就是我自己童年的情形。

文如其人,汪曾祺散文的平淡质朴,不事雕琢,缘于他心境的淡泊和对人情世故的达观与超脱,即使身处逆境,也心境释然。在被打为右派下放劳动的日子里,他奉命画出了一套马铃薯图谱。他认为在马铃薯研究站画图谱是“神仙过的日子”,画完一个整薯,还要切开来画一个剖面,画完了,“薯块就再无用处,我于是随手埋进牛粪火里,烤烤,吃掉。我敢说,像我一样吃过那么多品种的马铃薯,全国盖无二人。”“文化散文”的第一个特点是它的大历史品格。一般的散文可以不具备这一条美学原则。一般的散文可以是写些身边琐事,花花草草,风花雪月,个人哀乐,一己悲欢。而文化散文通常写作的都是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以及与之相关的风土人情、民俗民规。而且,文化散文所写作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不是历史小人物和历史小事件,它通常要写的是历史大人物(包括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学术家、艺术家等)和历史大事件(包括政治、经济、军事等)。 文化散文的第二个特点是坚持文学品格。这样,就把那些虽然是从文化角度来写作但不具有文学品格或文学品格比较弱的散文从“文化散文”这个集体中剔除出去。比如从各个学术角度来写作的散文性文字就只能称之为学术随笔而不是文化散文。 文化散文的第三个特点是深刻的历史理解。这种“历史理解”,按评论家谢有顺的看法,就是作者的独立见解和思想个性。这种历史见解,也如文化散文作家张加强所认为的那样,是“一种精神发现”,“它往往是在野的异质的,民间的精神发现,能到达历史的人生深处。” 文化散文的第四个特点是浓厚的文化意味。既为“文化散文”,就不单只有散文的文学品格,也应当具有文化品格,这种“文化品格”我将之概述为“文化意味”。这种“文化意味不仅意味着文化散文必须有“文化”的品格,有“文化”的内涵,或者说本身就是“文化”的。这种“文化意味”还意味着一种文化考古、文化爬梳,更重要的是,还应该具有一种“文化批评”的价值立场。大多数文化研究者也讲文化批评,但文化研究者的“文化批评”又因其理性的表述而不能列入“文化散文”行列。所以,“文化批评”这种态度应该是内在于文化散文家的灵魂之中。顺其自然的随笔文体表面上看起来不像小说,因为它缺少那种由激烈的矛盾冲突所带来的戏剧性,但是,这种散文化的叙述却是那么自然,仿佛水的流动,不拘一格,浑然天成。这种流水般自然的小说风格,营造了一种和谐唯美的艺术世界。

版权声明:
作者:mingjuw
链接:http://www.j2-design.com/69992/
来源:j2名句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