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代丰收诗歌(关于秋天丰收的现代诗歌)

关于丰收的诗,现代文的

我这瘦弱的马鞍

班蟊飘散的足音

落入午夜的产房]

恋爱的梨花

打开暮春的房门

孩子们都去守望稻田

乌鸦在正午失眠

路旁的姑娘

硕大的乳房

我们这一片成熟的庄稼

年轻的牧人

请吆喝你的牛羊

谁拉开多情的纱帐

对着蓝月亮的耳朵歌唱

《删除的记忆》

你及不掩耳的来了

又目不可及的去了

秋天没有思考

黄叶的命运就落在大地的手掌中

我试着从泥土里搜索日子

从河面上寻找白云

水瞪了我一眼

童年一晃如过

《风,在搜索什么》

绿色的叶红色的花

青色的草紫色的云

被大地吞噬

青春之火在地里高歌拔节

一千万只饥民的手在旷野上伸展

牛羊在啃着苍老的生命

风钻地三尺

搜索着什么

等待————

一个青色的生命

《丰收走进了家》

黄金的声音从田野走进家

吹香了整个原野

勤劳的人填充着饥饿了的田埂

软尾巴的燕子在屋檐下微瞪着眼

被面前的金光吓的震粟

以前的三五斗

现在三五百担

该是时候了

一望无际白云般点缀的棉花

微风又送来

满鼻的稻花香

还有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红彤彤的辣椒

和火红的高粱

丰收的喜悦

象初秋的好天气

时刻挂在农民古铜色的脸上

餐桌上的食物

不在为了解决温饱

而是为了营养调配

在不断翻着花样

已配齐了全套的农用机械

刚盖了没几年的瓦房

正商量着要翻盖新房

笔直的柏油路刚

通到家门口

家庭轿车的购置

议事日程又提上

孩子身上的不断置换的花衣服最令他们

连年的好运气

接连的好年景

殷实的好日子

更是红红火火

回答者:雪静雨薇-见习魔法师二级6-520:51

我来评论>>

提问者对于答案的评价:不错谢谢```评价已经被关闭目前有0个人评价

50%(0)不好

50%(0)

?我要找关于丰收的诗歌、散文

?我要找描写丰收诗歌

?关于丰收的儿童诗歌

?谁有赞美劳动和丰收的诗歌

?何其芳的诗歌《预言》的写作背景是什么?

更多关于丰收诗歌的问题>>

查看同主题问题:丰收诗歌

其他回答共2条

雁自远天长排行,

枫染朱丹媚娇娘,

谷置仓中欲待酒,

农喜收割人正忙.

麦将青衫尽数褪,

粟米轻笑露金黄,

犹记糙手播种时,

如今已是心徜徉!

天高日正晌,

遍地黄金浪。

挥汗如热雨,

农夫收割忙。

我这瘦弱的马鞍

班蟊飘散的足音

落入午夜的产房]

恋爱的梨花

打开暮春的房门

孩子们都去守望稻田

乌鸦在正午失眠

路旁的姑娘

硕大的乳房

我们这一片成熟的庄稼

年轻的牧人

请吆喝你的牛羊

谁拉开多情的纱帐

对着蓝月亮的耳朵歌唱

《删除的记忆》

你及不掩耳的来了

又目不可及的去了

秋天没有思考

黄叶的命运就落在大地的手掌中

我试着从泥土里搜索日子

从河面上寻找白云

水瞪了我一眼

童年一晃如过

《风,在搜索什么》

绿色的叶红色的花

青色的草紫色的云

被大地吞噬

青春之火在地里高歌拔节

一千万只饥民的手在旷野上伸展

牛羊在啃着苍老的生命

风钻地三尺

搜索着什么

等待————

一个青色的生命

《丰收走进了家》

黄金的声音从田野走进家

吹香了整个原野

勤劳的人填充着饥饿了的田埂

软尾巴的燕子在屋檐下微瞪着眼

被面前的金光吓的震粟

以前的三五斗

现在三五百担

该是时候了

一望无际白云般点缀的棉花

微风又送来

满鼻的稻花香

还有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红彤彤的辣椒

和火红的高粱

丰收的喜悦

象初秋的好天气

时刻挂在农民古铜色的脸上

餐桌上的食物

不在为了解决温饱

而是为了营养调配

在不断翻着花样

已配齐了全套的农用机械

刚盖了没几年的瓦房

正商量着要翻盖新房

笔直的柏油路刚

通到家门口

家庭轿车的购置

议事日程又提上

孩子身上的不断置换的花衣服最令他们

连年的好运气

接连的好年景

殷实的好日子

更是红红火火

回答者:鸿翔彩云-秀才二级6-520:54

班蟊飘散的足音

落入午夜的产房]

恋爱的梨花

打开暮春的房门

孩子们都去守望稻田

乌鸦在正午失眠

路旁的姑娘

硕大的乳房

我们这一片成熟的庄稼

年轻的牧人

请吆喝你的牛羊

谁拉开多情的纱帐

对着蓝月亮的耳朵歌唱

《删除的记忆》

你及不掩耳的来了

又目不可及的去了

秋天没有思考

黄叶的命运就落在大地的手掌中

我试着从泥土里搜索日子

从河面上寻找白云

水瞪了我一眼

童年一晃如过

《风,在搜索什么》

绿色的叶红色的花

青色的草紫色的云

被大地吞噬

青春之火在地里高歌拔节

一千万只饥民的手在旷野上伸展

牛羊在啃着苍老的生命

风钻地三尺

搜索着什么

等待————

一个青色的生命

《丰收走进了家》

黄金的声音从田野走进家

吹香了整个原野

勤劳的人填充着饥饿了的田埂

软尾巴的燕子在屋檐下微瞪着眼

被面前的金光吓的震粟

以前的三五斗

现在三五百担

该是时候了

一望无际白云般点缀的棉花

微风又送来

满鼻的稻花香

还有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红彤彤的辣椒

和火红的高粱

丰收的喜悦

象初秋的好天气

时刻挂在农民古铜色的脸上

餐桌上的食物

不在为了解决温饱

而是为了营养调配

在不断翻着花样

已配齐了全套的农用机械

刚盖了没几年的瓦房

正商量着要翻盖新房

笔直的柏油路刚

通到家门口

家庭轿车的购置

议事日程又提上

孩子身上的不断置换的花衣服最令他们

连年的好运气

接连的好年景

殷实的好日子

更是红红火火

50年代丰收诗歌(关于秋天丰收的现代诗歌)

描写秋天的现代诗歌,急!

1、《十四行:王冠》现代诗人海子

我所热爱的少女,

河流的少女,

头发变成了树叶,

两臂变成了树干。

你既然不能做我的妻子,

你一定要成为我的王冠,

我将和人间的伟大诗人一同戴。

用你美丽的叶子缠绕我的竖琴和箭袋,

秋天的屋顶、时间的重量,

秋天又苦又香,

使石头开花象一顶王冠。

秋天的屋顶又苦又香,

空中弥漫着一顶王冠,

被劈开的月桂和扁桃和苦香。

2、《野风》现代诗人席慕蓉

就这样地俯首道别吧,

世间哪有什麽真能回头的。

就如那秋日的草原相约著。

一起枯黄萎去,

我们也来相约吧。

相约著要把彼此忘记,

只有那野风总是不肯停止。

总是惶急地在林中,

在山道旁、在陌生的街角,

在我斑驳的心中扫过。

扫过啊那些纷纷飘落的,

如秋叶般的记忆。

3、《秋夜送友》现代诗人舒婷

第一次被你的才华所触动,

是在迷迷蒙蒙的春雨中。

今夜相别,难再相逢,

桑枝间呜咽的。

已是深秋迟滞的风,

你总把自己比作,

雷击之后的老松。

一生都治不好燎伤的苦痛,

不像那扬花飘絮的岸柳,

年年春天换一次姿容。

我常愿自己像,

南来北去的飞鸿,

将道路铺在苍茫的天空。

不学那顾影自恋的鹦鹉,

朝朝暮暮离不开金丝笼。

这是我们各自的不幸,

也是我们共同的苦衷,

因为我们对生活想得太多。

我们的心呵,

我们的心才时时这么沉重,

什么时候老桩发新芽,

摇落枯枝换来一树葱茏。

什么时候大地春常在,

安抚困倦的灵魂,

无须再来去匆匆。

4、《枫树和七颗星星》现代诗人北岛

世界小得象一条街的布景,

我们相遇了,你点点头。

省略了所有的往事,

省略了问候,

也许欢乐只是一个过程。

一切都已经结束,

可你为什么还带着那块红头巾。

看看吧,枫叶装饰的天空,

多么晴朗,阳光,

已移向最后一扇玻璃窗。

巨大的屋顶后面,

那七颗星星升起来,

不再象一串成熟的葡萄。

这是又一个秋天,

当然,路灯就要亮了,

我多想看看你的微笑。

宽恕而冷漠,

还有那平静的目光,

路灯就要亮了。

5、《大地的力量》现代诗人骆一禾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冲刷着庄稼和钢。

人生在回想,树叶在哭泣,

公园里流着踪踪的黄叶和动物。

一个人,一个突如其来的名字,

有突如其来的红色。

秋天在运走他的一尊尊头像,

黄叶中晴朗的吊车上挂着一具诗神。

他弯曲的尸体有如一只年轻的苍鹰,

"一个人,突如其来的盗货者。

死于爝火,死于借火和用火灭火的人,

据我所知,他是勒死之后。

又被悬挂上去的,"-大雨从秋天下来。

天空中有巨大的象形文字生长,

从一种事物驰离另一种事物,

从纸到字迹,从蜡到火炬,

从一年中驰离旧日子。

大雨从秋天下来,让我感动,

冲刷着桥梁、石英和打光的砂粒,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

让人有所作为,留下脚印,再被夷平。

冲刷着正确的灰和正确的尸体,

一句句话在感动中-飞起。

退出它的骨头,

这是大地的力量,

大雨从秋天下来,听见它燃烧的声音。

现在,我要离开艺术,

一片大火和空旷在燃烧,

大雨从秋天下来,人烟稀少。

冲刷着庄稼和钢,

生活的蒙昧在于它总被经过。

人体在近处留下关系,

大路上行人稀少,单调而无穷。

倒映出方向和影子,

真实的车辆在远景里越来越小。

从人体里进入空旷,

大雨从秋天下来,万物作响。

这是大地的力量,

一种没有门窗的巨大区域向我出现。

幻影变化无常,

冲刷着庄稼和钢,

这是可以穿透的事物到那里为止。

大雨从秋天下来,

向我索取着内心形象。

关于丰收的诗,现代文的

我这瘦弱的马鞍

班蟊飘散的足音

落入午夜的产房]

恋爱的梨花

打开暮春的房门

孩子们都去守望稻田

乌鸦在正午失眠

路旁的姑娘

硕大的乳房

没人采摘

我们这一片成熟的庄稼

年轻的牧人

请吆喝你的牛羊

谁拉开多情的纱帐

对着蓝月亮的耳朵歌唱

《删除的记忆》

你及不掩耳的来了

又目不可及的去了

秋天没有思考

黄叶的命运就落在大地的手掌中

我试着从泥土里搜索日子

从河面上寻找白云

水瞪了我一眼

童年一晃如过

《风,在搜索什么》

绿色的叶 红色的花

青色的草 紫色的云

被大地吞噬

被秋扫荡

青春之火在地里高歌 拔节

一千万只饥民的手在旷野上伸展

牛羊在啃着苍老的生命

风钻地三尺

搜索着什么

等待————

一个青色的生命

《丰收走进了家》

黄金的声音从田野走进家

吹香了整个原野

低垂着头

勤劳的人填充着饥饿了的田埂

软尾巴的燕子在屋檐下微瞪着眼

被面前的金光吓的震粟

以前的三五斗

现在三五百担

该是时候了

一望无际白云般点缀的棉花

微风又送来

满鼻的稻花香

还有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红彤彤的辣椒

和火红的高粱

丰收的喜悦

象初秋的好天气

时刻挂在农民古铜色的脸上

餐桌上的食物

不在为了解决温饱

而是为了营养调配

在不断翻着花样

已配齐了全套的农用机械

刚盖了没几年的瓦房

小两口子

正商量着要翻盖新房

笔直的柏油路 刚

通到家门口

家庭轿车的购置

议事日程又提上

孩子身上的不断置换的花衣服 最令他们

连年的好运气

连连不断

接连的好年景

蒸蒸日上

殷实的好日子

更是红红火火

回答者: 雪静雨薇 - 见习魔法师 二级 6-5 20:51

我来评论>>

提问者对于答案的评价:不错 谢谢```评价已经被关闭目前有 0 个人评价

50% (0) 不好

50% (0)

? 我要找关于丰收的诗歌、散文

? 我要找描写丰收诗歌

? 关于丰收的儿童诗歌

? 谁有赞美劳动和丰收的诗歌

? 何其芳的诗歌《预言》的写作背景是什么?

更多关于丰收 诗歌的问题>>

查看同主题问题:丰收 诗歌

其他回答共 2 条

雁自远天长排行,

枫染朱丹媚娇娘,

谷置仓中欲待酒,

农喜收割人正忙.

麦将青衫尽数褪,

粟米轻笑露金黄,

犹记糙手播种时,

如今已是心徜徉!

天高日正晌,

遍地黄金浪。

挥汗如热雨,

农夫收割忙。

我这瘦弱的马鞍

班蟊飘散的足音

落入午夜的产房]

恋爱的梨花

打开暮春的房门

孩子们都去守望稻田

乌鸦在正午失眠

路旁的姑娘

硕大的乳房

没人采摘

我们这一片成熟的庄稼

年轻的牧人

请吆喝你的牛羊

谁拉开多情的纱帐

对着蓝月亮的耳朵歌唱

《删除的记忆》

你及不掩耳的来了

又目不可及的去了

秋天没有思考

黄叶的命运就落在大地的手掌中

我试着从泥土里搜索日子

从河面上寻找白云

水瞪了我一眼

童年一晃如过

《风,在搜索什么》

绿色的叶 红色的花

青色的草 紫色的云

被大地吞噬

被秋扫荡

青春之火在地里高歌 拔节

一千万只饥民的手在旷野上伸展

牛羊在啃着苍老的生命

风钻地三尺

搜索着什么

等待————

一个青色的生命

《丰收走进了家》

黄金的声音从田野走进家

吹香了整个原野

低垂着头

勤劳的人填充着饥饿了的田埂

软尾巴的燕子在屋檐下微瞪着眼

被面前的金光吓的震粟

以前的三五斗

现在三五百担

该是时候了

一望无际白云般点缀的棉花

微风又送来

满鼻的稻花香

还有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红彤彤的辣椒

和火红的高粱

丰收的喜悦

象初秋的好天气

时刻挂在农民古铜色的脸上

餐桌上的食物

不在为了解决温饱

而是为了营养调配

在不断翻着花样

已配齐了全套的农用机械

刚盖了没几年的瓦房

小两口子

正商量着要翻盖新房

笔直的柏油路 刚

通到家门口

家庭轿车的购置

议事日程又提上

孩子身上的不断置换的花衣服 最令他们

连年的好运气

连连不断

接连的好年景

蒸蒸日上

殷实的好日子

更是红红火火

回答者: 鸿翔彩云 - 秀才 二级 6-5 20:54

班蟊飘散的足音

落入午夜的产房]

恋爱的梨花

打开暮春的房门

孩子们都去守望稻田

乌鸦在正午失眠

路旁的姑娘

硕大的乳房

没人采摘

我们这一片成熟的庄稼

年轻的牧人

请吆喝你的牛羊

谁拉开多情的纱帐

对着蓝月亮的耳朵歌唱

《删除的记忆》

你及不掩耳的来了

又目不可及的去了

秋天没有思考 俄罗斯哀伤的诗歌

黄叶的命运就落在大地的手掌中

我试着从泥土里搜索日子

从河面上寻找白云

水瞪了我一眼

童年一晃如过

《风,在搜索什么》

绿色的叶 红色的花

青色的草 紫色的云

被大地吞噬

被秋扫荡

青春之火在地里高歌 拔节

一千万只饥民的手在旷野上伸展

牛羊在啃着苍老的生命

风钻地三尺

搜索着什么

等待————

一个青色的生命

《丰收走进了家》

黄金的声音从田野走进家

吹香了整个原野

低垂着头

勤劳的人填充着饥饿了的田埂

软尾巴的燕子在屋檐下微瞪着眼

被面前的金光吓的震粟

以前的三五斗

现在三五百担

该是时候了

一望无际白云般点缀的棉花

微风又送来

满鼻的稻花香

还有黄澄澄的玉米棒子

红彤彤的辣椒

和火红的高粱

丰收的喜悦

象初秋的好天气 儿童读物推荐唐诗宋词

时刻挂在农民古铜色的脸上

餐桌上的食物

不在为了解决温饱

而是为了营养调配

在不断翻着花样

已配齐了全套的农用机械

刚盖了没几年的瓦房

小两口子

正商量着要翻盖新房

笔直的柏油路 刚

通到家门口

家庭轿车的购置

议事日程又提上

孩子身上的不断置换的花衣服 最令他们

连年的好运气

连连不断

接连的好年景

蒸蒸日上

殷实的好日子

更是红红火火额

50年代丰收诗歌(关于秋天丰收的现代诗歌)

我要找关于丰收的诗歌、散文

家乡的秋天

小时候的秋天也是家乡的秋天,总是蓝蓝的,让人心醉,偶尔飘过的云朵,变换着各种图形,任你遐想无际。然而中年的秋天也是异乡的秋天,总是不见那时的思绪。前几日到临沂,在高速路上,望着窗外的蓝天与白云,似又回到了童年与故乡。

秋天象征着成熟,能给人们带来收获的喜悦。记得在霜地的黄昏里,在不远处的袅袅炊烟里,抱着又圆又大的地瓜,那心情用现在的话说是多么的“爽”啊!再大些,用枯叶烧起的黄豆稞里,寻觅着无尽的秋香,我敢说那是这世界上最美味的豆香!至少在现在的城里从来还没有闻到过!

秋天又是“焜黄物华衰”的季节。原本翠绿的树叶渐渐地失去了生命的本色,在风霜雪雨的侵袭下,一天比一天枯黄,然后悄悄地随风漂落。在那欣赏美景的时刻,不得不用线将那精美的黄叶穿成一串,晾挂在屋檐下,等待享用它燃烧后上面飘来的大煎饼的清香。快流口水了吧,能干的小伙子一气能吃进十个去。离家之后的飘荡中,再也没有闻到这么亲切的香味!

那时家乡的落叶,哪有什么悲伤,如今异乡的落叶,只是无数的怅惘,在心底里,偶尔冒出的点点思绪和安慰,是面对这静默的毁灭,会将是一次如火的涅盘,抑或是一次生命的嬗变。

有人说:“秋天真美!”我听了特别想去寻找秋天。

秋天在田野里。田野里的稻子都熟了,黄澄澄的,仿佛是一块大金子。东边,人们开着收割机,正向这边开来,他们让每一粒稻子都进了仓库。

秋天在树林里,各种树木的叶子都黄了,一片一片地落在了池塘、地上。然而松树仍然抬头挺胸,一动也不动地站在风里,身上的叶子还是那么葱绿。

秋天在花园里。花园里菊花怒放,红的,黄的,绿的,白色,橘红的……这些菊花的花瓣就像细细的萝卜丝一样。有的菊花的花瓣全展开了,露出嫩黄色的花芯;有的菊花才展开两三瓣;还有的菊花的着朵儿,好像马上就要展开花瓣似的。

秋天在果园里,果园里的苹果、桔子、香蕉等果实都成熟了。叔叔阿姨们拿着篮子,把果子一个一个地摘了下来。那些没有摘下的果子,好像在说:“快把我们摘下来吧!那些要买水果的人们等着我们呢!”

秋天在人们的身上。人们身穿着毛衣、背心、羊毛衫等等。

秋天到底在哪儿呢?秋天就在小朋友们的眼睛里,只要我们不断地探索、发现,我们就会得到许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

郁达夫

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别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的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

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雕得慢,空气来得润,天的颜色显得淡,并且又时常多雨而少风;一个人夹在苏州上海杭州,或厦门香港广州的市民中间,浑浑沌沌地过去,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与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

不逢北国之秋,已将近十余年了。在南方每年到了秋天,总要想起陶然亭的芦花,钓鱼台的柳影,西山的虫唱,玉泉的夜月,潭柘寺的钟声。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去罢,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象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秋意。说到了牵牛花,我以为以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最好,还要在牵牛花底,教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的尖细且长的秋草,使作陪衬。

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象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扫街的在树影下一阵扫后,灰土上留下来的一条条扫帚的丝纹,看起来既觉得细腻,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遥想,大约也就在这些深沈的地方。

秋蝉的衰弱的残声,更是北国的特产;因为北平处处全长着树,屋子又低,所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在南方是非要上郊外或山上去才听得到的。这秋蝉的嘶叫,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象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

还有秋雨哩,北方的秋雨,也似乎比南方的下得奇,下得有味,下得更象样。

在灰沈沈的天底下,忽而来一阵凉风,便息列索落地下起雨来了。一层雨过,云渐渐地卷向了西去,天又青了,太阳又露出脸来了;著着很厚的青布单衣或夹袄曲都市闲人,咬着烟管,在雨后的斜桥影里,上桥头树底下去一立,遇见熟人,便会用了缓慢悠闲的声调,微叹着互答着的说:

“唉,天可真凉了——”(这了字念得很高,拖得很长。)

“可不是么?一层秋雨一层凉了!”

北方人念阵字,总老象是层字,平平仄仄起来,这念错的歧韵,倒来得正好。

北方的果树,到秋来,也是一种奇景。第一是枣子树;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它都会一株株地长大起来。象橄榄又象鸽蛋似的这枣子颗儿,在小椭圆形的细叶中间,显出淡绿微黄的颜色的时候,正是秋的全盛时期;等枣树叶落,枣子红完,西北风就要起来了,北方便是尘沙灰土的世界,只有这枣子、柿子、葡萄,成熟到八九分的七八月之交,是北国的清秋的佳日,是一年之中最好也没有的GoldenDays。

有些批评家说,中国的文人学士,尤其是诗人,都带着很浓厚的颓废色彩,所以中国的诗文里,颂赞秋的文字特别的多。但外国的诗人,又何尝不然?我虽则外国诗文念得不多,也不想开出账来,做一篇秋的诗歌散文钞,但你若去一翻英德法意等诗人的集子,或各国的诗文的An-thology 来,总能够看到许多关于秋的歌颂与悲啼。各著名的大诗人的长篇田园诗或四季诗里,也总以关于秋的部分。写得最出色而最有味。足见有感觉的动物,有情趣的人类,对于秋,总是一样的能特别引起深沈,幽远,严厉,萧索的感触来的。不单是诗人,就是被关闭在牢狱里的囚犯,到了秋天,我想也一定会感到一种不能自己的深情;秋之于人,何尝有国别,更何尝有人种阶级的区别呢?不过在中国,文字里有一个“秋士”的成语,读本里又有着很普遍的欧阳子的《秋声》与苏东坡的《赤壁赋》等,就觉得中国的文人,与秋的关系特别深了。可是这秋的深味,尤其是中国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底。

南国之秋,当然是也有它的特异的地方的,比如廿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比起北国的秋来,正象是黄酒之与白干,稀饭之与馍馍,鲈鱼之与大蟹,黄犬之与骆驼。

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绚丽四季 秋景最美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是大自然赐予人间最美丽的景色。春日花儿香,夏日阳儿亮,秋日叶儿光,冬日雪儿霜;春天繁盛,夏天葱笼,秋天斑斓,冬天纯净;春的蓬勃,夏的喧闹,秋的高远,冬的宁静;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描绘四季的美文名句,就象变化着的四季,各有美感,魅力无穷。前人之述备矣。我心以为,绚丽四季,秋景最美。

万物静观皆自得。所谓诗情画意,无非是春夏秋冬,自然美景。只有懂得欣赏的人,才能感悟到它的美妙之处。秋景是最富有诗情画意的。葱茏的树木,缤飞的花朵,茂密的草丛。繁茂的植物,绚丽的美景,乃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美好世界。实在是令人陶醉其中,让人流连忘返。林间的小鸟,花丛的蝶蜂,草上的蜻蜓,代表着生命的欢歌。林中听蝉鸣,池畔赏荷色,湖上泛轻舟,是最美好的享受。迎面吹来一阵凉爽的秋风,那感觉是多么的惬意,多么的神奇。秋夜繁星点点,明月高照,灿烂星空,微风佛过,带给人多少思绪,多少幻想,不由得叫人触景生情,让人感慨万千。吸引着众多丹青妙手绘出多少美丽的画卷,更多文人骚客写出多少动人的诗篇。真可谓美景如诗如画,令人如痴如醉。

秋景是美丽迷人的,是五彩斑斓的。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带给人丰收的喜悦。万物成熟,累累硕果,喜上眉梢,乐在心头。橘红滚圆的柿子,挂在树上;金黄硕大的梨果,结满枝头。雪白的棉花像云海,黄色的玉米堆满院,鲜红的辣椒挂窗前,青脆的红枣缀满树。阳煦的阳光,凉爽的清风,满山层林尽染,大地一派秋景。如此美丽的秋天能不美丽吗?秋景的美妙之处,不仅可以用眼欣赏,用耳聆听;还可以用嘴咀嚼,用心感受。要不然人们都说“春花秋实”呢?

秋景的美是一种凄凉的美。秋天是秋风萧瑟,千树落叶,万花凋谢的季节。“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秋”字加上“心”,就成了“愁”。所以秋天总是让人怀旧,总是充满愁怅。唐代大文豪刘禹锡有诗曰:“何处秋风至,萧萧送雁群,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古典名著《红楼梦》里也有“己觉秋窗愁不尽,那堪秋雨助凄凉”。果实经历了风雨,彰显出本色,完成了使命,带给人喜悦,却奉献了自己。树叶黄了,枫叶红了,煞是好看,但秋风微吹,落叶成堆,化作肥料,滋润树根;花儿也在最后的瞬间绽放着灿烂,释放着美丽。等待它的也是一同枯萎,一起凋谢。对于花儿来说,只要能绽放,那怕是短暂的一瞬,也便不负此生了。其实,人的一生不也如此吗?

世界本不是完美的。不管是春之花,夏之果,

版权声明:
作者:mingjuw
链接:http://www.j2-design.com/71240/
来源:j2名句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