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的名言名句(冰与火之歌名句)

看过冰与火之歌的知道狮子家兰尼斯特有句格言叫什么吗

格言是“兰尼斯特有债必还。”

凯岩城的兰尼斯特家族(HouseLannisterofCasterlyRock)是乔治·马丁的长篇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中虚构的一个显赫家族,是小说中西境最重要的家族,家徽为一头金毛狮子,其手下封臣众多军队庞大,同时也是维斯特洛最富有且最有权势的海瑞骂皇帝名句家族。

兰尼斯特人以金发白肤,高大俊美为特征。宣誓效忠的家族有塔贝克、马尔布兰、克雷赫、维斯特林、克里冈、布拉克斯等。

扩展资料:

家族历史:

母系祖先可追溯到英雄纪元最传奇的骗子:机灵的兰尼,传说中他不费一兵一卒,只凭计谋从凯斯德利家族手中得到了凯岩城。父系血源则来自在峡谷丘陵间建立强大王国的安达尔冒险者。后来兰尼斯特家族世代为凯岩之王。

最后一位凯岩王罗伦·兰尼斯特在怒火燎原战役中惨败后投降伊耿后,从此兰尼斯特家族世袭为西境守护,凯岩城主。在兰尼斯港有一条分支。凯岩城和金牙城出产的金矿让兰尼斯特家族成为七国最富有的家族。

泰陀斯·兰尼斯特统治期间,他的软弱使兰尼斯特家族声望跌至谷底。塔贝克家族和雷耶斯家族甚至公开叛乱,其子泰温·兰尼斯特带兵镇压,灭亡了这两个家族,《卡斯特梅的雨季》从此传开。泰温·兰尼斯特即位后,很快便重振家威,并担任了伊里斯二世的首相。

前凯岩王托曼二世曾带着自己的光啸剑去瓦雷利亚探险,一去不归,光啸剑从此下落不明。兰尼斯特家族一直在寻找替代品,例如泰温·兰尼斯特多次试图巨资购买一些穷困潦倒的家族的瓦雷利亚宝剑,但都被拒绝了。

篡夺者战争中兰尼斯特家族一直按兵不动,直到战争胜负已定才加入劳勃·拜拉席恩一方并以计谋攻入君临。

冰与火之歌的名言名句(冰与火之歌名句)

冰与火之歌中的名句谁有?

伊伦:让您的仆人如您一般自海中重生!给予他海盐的祝福,给予他坚石的祝福,给予他钢铁的祝福。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Letyourservantbebornagainfromthesea,asyouwere.Blesshimwithsalt,blesshimwithstone,blesshimwithsteel.Whatisdeadmayneverdie,butrisesagain,harderandstronger.

波文·马尔锡:你们跪下时尚为孩童——起来吧,守夜人的汉子。

我们将灰水望的忠诚献给临冬城的主人,我们将炉火、心灵和收获都奉献与您。我们的宝剑、长矛和弓箭听从您的召唤。请您怜悯我们的困苦,帮助我们的窘迫,公正平等地对待每个人,而我们将永远追随于您。

我以大地和江河的名义起誓。

我以青铜和钢铁的名义起誓。

我们以冰与火的名义起誓。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

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

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伊蒙:我们身为凡人,天上诸神使我们有能力去爱,那是对我们最美好的恩赐,却也是我们最深沉的悲哀。

托蒙德:腿怎么了?

琼恩:箭伤。我想是耶哥蕊特射的。

托蒙德:这就是女人。头一天能亲吻你,第二天也能用箭插满你全身。

琼恩:她死了。

托蒙德(悲哀地摇摇头):是吗?真浪费。如果年轻十岁,我会自己去偷她。她那头发,唉,最热烈的火最快燃尽,(提起蜜酒袋子)为耶哥蕊特,为火吻而生!

琼恩:为耶哥蕊特,为火吻而生。

瓦里斯:艾德大人,您是个正直磊落的人,我常常忘记这点,因为我这辈子很少遇见您这样的人。当我见到诚实和荣誉给您带来何种下场之后,我终于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丹妮:那么告诉我——当他(雷加)用剑触碰一个人的肩膀时,说的是什么?‘起来,去杀死弱者’?还是‘起来,去守护他们’?韦赛里斯说过,那三叉戟河畔,无数勇士在真龙王旗下战死——他们献出生命,是因为相信雷加的信念,还是贪恋雷加的金钱?

乔拉:女王陛下,您说的一切都没错。但雷加在三叉戟河输了。他输了决斗,输了战争,输了王国,还陪上性命。他的鲜血随胸甲上的红宝石一起顺江东去,而篡夺者劳勃踩在他的尸体上窃取了铁王座。雷加战斗得英勇,雷加战斗得高贵,雷加战斗得荣誉,雷加死得不明不白。

寥寥可数的几句,他(詹姆)的生命竟如此贫乏和空虚。至少,詹姆认为杰洛爵士应该少记录几句巴利斯坦的比武经历,而提到他随亚瑟·戴恩爵士一举平定御林兄弟会的事迹。其实,当“大肚子”本恩要撞碎萨姆纳伯爵的头颅时,正是他救了伯爵的命——虽然没能抓住凶手。他曾独斗微笑骑士,但了结对方的却是亚瑟爵士。啊,那是多么光荣的战斗,多么伟大的敌人。微笑骑士有些疯癫,处事虽残酷,却又带着骑士风度,关键是他全不知恐惧为何物。而当年的戴恩,黎明在手的戴恩……眼见土匪的剑破了无数豁口,便主动停手,要对方取把新的。“其实我想要你那把白剑,”继续开打时,强盗骑士不顾全身十几处伤口,依旧轻松地说。“很好,我给你,爵士先生。”拂晓神剑回答,随后一剑杀了他。

那个时候,世界多么单纯,詹姆心想,身边的人都如新铸的长剑,锋利而明亮。我的十五岁,毕竟是一场梦幻么?大家都进了坟墓:“拂晓神剑”、微笑骑士、白牛、勒文亲王、爱来点黑色幽默的奥斯威尔·河安爵士、热心肠的琼恩·戴瑞,西蒙·托比和他的御林兄弟会,甚至直率的老萨姆纳·克雷赫……他们都不在了。而我呢,那个曾经的少年……他,又在何时进了坟墓?穿上白袍时?割开伊里斯的喉咙时?那个少年,从小想当亚瑟·戴恩,但不知怎地,生命拐了个弯,最后成为了微笑骑士。

梅丽珊卓:你从不怕对国王实言相告,又为什么要骗自己呢?睁开你的眼睛吧,爵士先生。

戴佛斯:你要我看什么?

梅丽珊卓:明睹世间本质,真理环汝四周,诸物一目了然。长夜黑暗,处处险恶,白昼光明,勃勃兴旺。一黑,一白。一冰,一火。恨与爱,苦与甜,女与男,痛苦与欢乐,凛冬与盛夏,邪恶与正义。(她再跨近一步)死或者生。对立从古到今,战争无处不在。

戴佛斯:战争?

梅丽珊卓:对,战争。两位真神之间的战争,洋葱骑士,非七,非一,非百,非千,惟有两位!你以为我穿越半个世界是为把又一个自负的国王扶上空洞的宝座?你错了,战争从世界之初开始,在审判到来之前,每个人都必须选择立场。一边乃真主拉赫洛,光之王,圣焰之心,影子与烈火的神;另一边乃凡人不可道也的远古异神,暗之神,玄冰之魂,黑夜与恐惧的神。我们的选择不是拜拉席恩或兰尼斯特,葛雷乔伊或史塔克。我们的选择是生与死,光明与黑暗。

(Probe:偶然发现个细节,"Thereisiceandthereisfire.Hateandlove.Bitterandsweet.Maleandfemale.Painandpleasure.Winterandsummer.Evilandgood...",其中"Maleandfemale"译过来就成了"女与男",大概是照应上下文平仄气势的缘故吧,但原文确实暗示着女性是"甜的""欢乐的""有爱的"。。其实我也这么想的啊。。不过梅阿姨既然献身终极战争了应该不介意女权主义这点小事吧~)

熊老:你们来时为法律所不容,盗猎、强奸、欠债、杀人、偷抢拐骗。你们来时尚为孩童,一身孑然,身负枷锁,既无友朋,更无荣誉。你们来时或富贵荣禄,或赤贫如洗。你们来自豪门望族,或仅有私生子之名,甚或藉藉无名,但这些都不重要。一切皆成过去。长城之上,我们都是一家人。今日傍晚,夕阳西沉,低垂夜幕之下,你们便将宣誓。从此以后,你们就是誓言效命的守夜人弟兄。你们的罪名将被洗清,债务业已勾销,同样,你们必须抹去从前的家族忠诚,抛开旧时仇恨,忘却过往的情爱恩怨。你们将于兹重获新生。守夜人为王国效命。非为国王,非为贵族,亦非为豪门荣辱,不论财富,不论光荣,亦不论儿女情爱,一切只为王国安泰及其子民平安。守夜人不娶妻,不生子,我们以责任为妻,以荣誉为妾,而你们则是我们惟一的儿子。

瓦里斯:总主教大人曾对我说,因为我们有罪,所以我们受苦。假如这是真的,艾德大人,请告诉我……为何在你们这些王公贵族的权力游戏里面,永远是无辜的人受苦最多?

TheHighSeptononcetoldmethataswesin,sodowesuffer.Ifthat'strue,LordEddard,tellme...whyisitalwaystheinnocentswhosuffermost,whenyouhighlordsplaythegameofthrones?...

巴利斯坦:我并非学士,不会征引历史,陛下。我的生命在于长剑,不依于书本。但七大王国每个孩童都知道,坦格利安家族素来游离于疯狂的边缘。您父亲不是第一个特例。杰赫里斯国王曾告诉我,疯狂和伟大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每当一位坦格利安降生,诸神就将硬币抛向空中,整个世界将屏息观察它的降落。

第三天早上,城门开了,一列奴隶缓缓走出。丹妮骑上银马前去迎候。他们经过时,弥桑黛告诉他们,应该把自由归功于“风暴降生”丹妮莉丝,不焚者,维斯特洛七大王国的女王,龙之母。

“弥莎!”一个棕色皮肤的男人朝她呼喊。他肩上举着个孩子,一个小女孩,她也用尖细的嗓音高呼着同一个词。“弥莎!弥莎!”

丹妮看看弥桑黛。“他们喊什么?”

“这是吉斯卡利语,古老而纯正。意思是‘母亲’。”

丹妮胸中一荡。我永远不会再怀上孩子,她记起巫魔女的话。于是她颤抖地高举双手。也许她微笑了。她一定是微笑了。因为那男人也露齿而笑,再次呼喊,其他人也跟着应和。“弥莎!”他们叫道,“弥莎!弥莎!”他们全体向她微笑,向她伸手,向她跪拜。有人喊“梅拉”,有人喊“伊勒亚”,或“魁瑟”,或“塔托”,但不管何种语言,都是同样的意思。母亲。他们叫我母亲。

诵喝声渐渐增强,渐渐蔓延,渐渐膨胀。响亮的合声惊吓了她的坐骑,那匹母马往后退去,摇晃着脑袋,甩动着银灰色的尾巴叫向亮的合声震撼了渊凯的黄色城墙,每一刻都有更多奴隶从城门里鱼贯而出,走过来跟着一起欢呼。此时此刻,他们都朝她奔跑,推推搡搡,磕磕绊绊,想要触碰她的手,抚摸银马的鬃毛,亲吻她的腿脚。她可怜的血盟卫无法把他们全部挡住,连壮汉贝沃斯也沮丧地嘀嘀咕咕发牢骚。

乔拉爵士催她快走,但丹妮记起不朽之殿里的景象。“他们不会伤害我,”她告诉他,“他们是我的孩子,乔拉。”她纵声大笑,后跟夹马,朝人群骑了过去,头发里铃铛叮当作响,象征甜美的胜利。她先是疾走,然后小跑,接着如风一般飞驰,任由辫子在身后飘荡。获得自由的奴隶们在她面前分开。“母亲!”百人、千人,万人一起高呼。“母亲!”他们齐齐颂唱,随她奔过,手指扫过她的腿,“母亲,母亲,母亲!”

耶哥蕊特:你是我的,我的,就像我也是你的。如果要死,就一起死好了。凡人皆有一死,琼恩·雪诺,但首先得好好地活。

“我可以给你自由,但不能给你安全,”丹妮警告,“我须横穿世界,去进行一场前途未知的战争。跟着我,你也许会挨饿、会得病、甚至被杀。”

“ValarMorghulis。”弥桑黛用古瓦雷利亚语说。

“凡人皆有一死,”丹妮赞同,“但我们可以努力拼搏,改变生活。”

卓戈:这个卖毒药的人,想从我生命中的月亮身边逃走,那就让他跟在她后面跑,让他跑。乔戈,安达尔人乔拉,我对你们两人说,从我的马群里挑选任何一匹——除了我自己的红马和我送给我生命的月亮做为新娘礼的银马——它就是你们的了。我送给你们这件礼物,是为了感谢你们的功绩。至于卓戈之子雷戈,骑着世界的骏马,我也要送他一件礼物。我要送他那张他母亲的父亲曾经坐过的铁椅子,我要送他七大王国。我,卓戈,卡奥,要做这件事。(他的音量渐高,举起拳头对天呼喊)我要带着我的卡拉萨向西走到世界尽头,骑着木马横渡黑色咸水,做出古往今来其他卡奥都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我要杀死穿铁衣服的人,拆了他们的石头房子,我要强奸他们的女人,抓他们的小孩来做奴隶,把他们无用的神像带回维斯·多斯拉克,向圣母山行礼。我,拔尔勃之子卓戈在此发誓,在圣母山前发誓,以天上群星为证。-睿智篇

——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

——飞,都是从坠落开始的。

冰火语录-慷慨篇

——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至于卓戈之子雷戈,骑着世界的骏马,我也要送他一件礼物。我要送他那张他母亲的父亲曾经坐过的铁椅子,我要送他七大王国。

冰火语录-内涵篇

——眼泪并不是女人唯一的武器,你两腿之间还有一件,最好学会使用它,一旦学成,自有男人主动为你使剑,两种剑都免费。

——太阳落山以后,蜡烛无法替代。

冰火语录-毒舌与自嘲篇

——送野人一把斧子,有何不可?他会还我们的,我发誓。不过到时候是插在熊老的头骨里还,聊胜于无。咱们干嘛不把所有的战斧长剑通通都给他算了?骑马的时候,它们丁当喀啦,吵死人啦。没了它们,我们大概会走得更快,直通地狱之门。

——我和瑟曦不同,我长胡子,她长乳房,如果你还是分不清楚,叔叔,你可以数数我们的手,有两只的那个是瑟曦。

艾德:谎言能否不失荣誉,取决于内容与目的。

泰温:有的胜利靠宝剑和长矛赢取,有的胜利则要靠纸笔和乌鸦。

提利昂:计谋就像水果,需要时间酝酿才能成熟。

提利昂:大部分的人宁可否认事实,也不愿面对真相。

布兰:人在恐惧的时候还能勇敢吗?

艾德:人惟有恐惧的时候方能勇敢。

培提尔:一袋金龙买得一时安全,一支好箭可保一世平安。

培提尔:小可爱,人生不比歌谣,有朝一日你可能会大失所望。

水舞者的口诀:静如影,轻如羽,迅如蛇,止如水,柔如丝,疾如兔,滑如鳗,壮如熊,猛如狼,不动如石。

西利欧:恐惧比利剑更伤人。

Fearcutsdeeperthanswords.

席恩:慈悲,这是个无情的陷阱,给得太多他们说你软弱无能,给得太少你便成了残暴野兽。

泰温:最蠢的人通常也比嘲笑他们的家伙聪明。

戴佛斯:有时候风暴实在强烈,你别无选择,只能收起船帆。

提利昂: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你要化阻力为助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提利昂:勇气和愚蠢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三眼乌鸦:飞,都是从坠落开始的。

伊伦:我们生来便是为了受苦,而受苦会让我们坚强。

梅丽珊卓:影子是光明的仆人、烈焰的子孙。

瑟曦:在权力的游戏之中,你不当赢家,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中间地带。

瓦里斯:既然如此,真正的力量就是这些人啰?果真如此吗?他们的剑又是从哪儿来的?他们又听谁的话呢?有人说知识即力量,也有人说力量源于天神,更有人说力量来自律法。然而那天,在贝勒大圣堂的台阶上,我们信仰虔诚的大主教、合法的摄政太后,以及您眼前这位见多识广的公仆却和下面随便一个鞋匠桶匠一般无能为力。您觉得到底是谁杀了艾德·史塔克?是下达命令的乔佛里?执行死刑的伊林·派恩爵士?还是……另有其人?

提利昂:你是要揭开这天杀的谜底,还是想让我头痛得更厉害?

瓦里斯:我这不就说了吗?力量存在于人心,人相信什么是力量,什么就是力量,不多也不少。

提利昂:这么说来,力量不过是骗人的把戏?

瓦里斯:力量就像墙上的影子,但影子却能杀人。而且,即便是矮小人物,也能投射出硕大的影子。

提利昂:瓦里斯大人,说来奇怪,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你了。我可能还是会杀你,不过我想自己会因此而难过。

夏穿棉袄冬穿纱提示唐诗

培提尔:我很想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隔阂可言,更不会玩游戏,我的女儿,但那是不可能的。权利的游戏乃是永恒的游戏。

艾德:当大雪降下,冷风吹起,独行狼死,群聚狼生。夏天时可以争吵,但一到冬天,我们便必须保卫彼此,互相取暖,共享力量。

Whenthesnowsfallandthewhitewindsblow,thelonewolfdies,butthepacksurvives.Summeristhetimeforsquabbles.Inwinter,wemustprotectoneanother,keepeachotherwarm,shareourstrengths.

提利昂:小子,请记住,虽然全天下的侏儒都可能被视为私生子,私生子却不见得要被人视为侏儒。

慈祥的人:皮肤下面是肌肉。学着运用它们。你的脸长在你身上。脸颊,嘴唇,耳朵。微笑和愤怒不该像风暴一样忽去忽来。笑容应是仆人,当你召唤时才出现。

罗德利克·哈尔洛:死的历史用墨水书写,活的历史则用鲜血。

Deadhistoryiswritinink,thelivingsortinblood.

培提尔:在权利的游戏之中,最卑微的棋子也有自己的欲望,有时候会拒绝执行你为它们设计的行动。

版权声明:
作者:mingjuw
链接:http://www.j2-design.com/71539/
来源:j2名句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