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荒原名句四月(艾略特《荒原》名句)(1)

艾略特的《荒原》的详细解释

艾略特和《荒原》

艾略特(1888-1965)原籍美国后加入英国国籍,是后期象征主义文学最大的代表,也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最有影响的诗人和评论家。1949年因“对当代诗歌作出的贡献和所起的先锋作用”获诺贝尔文学奖,“英王劳绩勋章”。1955年获歌德奖。

艾略特1909年起发表诗歌,先后出版的诗集有《诗歌》(1909-1925)、《诗集》(1909-1935)、《四个四重奏》(1944)、《诗集》(1909-1962)。写于1915年的《普鲁弗洛克的情歌》是艾略特最著名的诗作之一,这首诗以象征主义的手法,写资产阶级上流社会的一个中年人在求爱途中错综复杂的矛盾心理,以此来表达世纪初一部分人对现代文明的幻灭感,借普鲁弗洛克这一带象征意义的人物形象揭示当时普遍存在的精神上的病态。《四个四重奏》是艾略特晚期的代表作,充满了宗教和哲学的冥想,抒发对时间的空幻感和幻灭感,宣扬基督教的宗教原罪说,鼓吹只有禁欲赎罪才能求得灵魂的解放。这首诗被认为是艾略特在艺术上登峰造极之作。长诗《荒原》(1922)是艾略特的代表作。除诗歌外,艾略特还有一些诗剧传世,最著名的是《大教堂的凶杀案》。

艾略特是英美新批评派的奠基人之一,被称为“现代文学批评大师”。他早年提出的创作和批评的“非个人化”理论,对现代文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它的基本内容是:生活与艺术不能等同,它们之间有不可逾越的界限,因此作家的个人感情经验必须经过非个人化的过程,将个人的情绪转变为宇宙性、艺术性情绪,才能进入文学作品。艾略特的主要批评论蓍有《传统与个人才能》(1921),《玄学派诗人》(1921),《批评的功能》(1923)。

艾略特的政治观、宗教观和文化主张是违背历史潮流的,他主张以宗教为政治文化的中心,通过教会来管理国家、传播文化,从而拯救西方的现代文明。艾略特世界观的偏颇造成了他诗歌内容的谬误。

《荒原》是现代英美诗歌的里程碑,是象征主义文学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艾略特的成名作和影响最深远的作品。

第一章《死者的葬仪》,将西方社会描绘为万物萧瑟,生机寂灭的荒原。起首几句便流露出诗人深深的痛苦和无尽的失望和悲哀。春天原本该万物复苏,生意盎然,而在诗人的笔下,现代文明的象征―――伦敦却是一片枯萎的荒原。在这没有生气的栖息之所,人不生不死,虽生犹死,心中唯有幻灭和绝望,眼前的世界只泛滥着海一样的情欲。在这令人窒息的现实中充斥着庸俗卑下的人欲,死亡的阴云浓浓地罩在了西方世界的上空,人们在浑浑噩噩之中走向死亡。诗人把现实社会比作地狱,现代人视为没有灵魂的幽灵。

第二章《对弈》。用维吉尔的《伊尼特》、奥维德的《变形记》和莎士比亚的《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这些作品中描写的上流社会男女的淫欲和罪恶与现实低层社会卑鄙龌龊的肉体交易叠映,突出表现精神枯萎,道德堕落的现代生活。物别是《变形记》中翡绿眉拉被国王铁卢欧斯强奸杀死后变为莺夜=典故的引用,自然有力地表达了诗歌深刻的主题。对弈即争斗,象征现代人的勾心斗角,用古代的暴行和现代的罪恶相比较。艾略特认为,现代人重复着古代的人罪恶,世界放纵兽欲,人们成了丧失人性的行尸走肉,说他们“是在老鼠窝里,在那里死人连自己的骨头都丢得精光。”

第三章《火诫》。表现伦敦这现代荒原上庸俗、肮脏、罪恶的生活:圣洁的教堂赞歌中,世界重复着铁卢的兽行;明亮的月光下,母女登俩干着卖淫行径;昏黄的浓雾中,商人为金钱而奔走;精神空虚的青年男女在苟合中打发光阴;人们寻欢作乐后留下的浊物漂浮在昔日诗意盎然的泰晤土河。在诗人看来,情欲之火毁灭了人性也毁灭了大自然,造成了这个“乌有和乌有联结在一起的现实”。他向佛陀吁请,要让焚烧物的火来扫尽情欲,拯救人类:“烧啊烧啊烧啊烧啊/主啊你把我拯拔出来/主啊你拯拔/烧啊”。

第四章《水里的死亡》。通共只有10行,行行都是含义深刻的象征,有人说它象征的内容抵得过但丁的一部《炼狱》。人在欲海中死去,死去后忘掉生前的一切,让他静静地在死亡的欲海中反思。艾略特笔下的海既是情欲的象征,它夺去了人的生命,又是炼狱,它让人认清自己生前的罪恶。实际上艾略特是要现代人正视自己的罪恶,洗涮自己的灵魂。

第五章《雷霆的话》。重新回到欧洲是一片干旱的荒原这一主题。诗的起首用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来象征信仰、理想、崇高的精神追求在欧洲大地上消失,诗人认为,从此欧洲便成了一片可怖的荒原。人们渴望着活命的水,盼望着救世主的出现,盼望着世界的复苏,灵魂的再造。他用《圣经》的典故写了耶稣复活后的身影。然而基督并未重临,却听见了惊天动地的声巨响―――革命的象征。艾略特把社会主义革命视为人类的一场灾难。最后,诗人借雷霆的话告诫人们:要施舍、同情、克制、皈依宗教,这样大地才会复苏,人们才分摆脱不死不活的处境获得永久的宁静。

枯萎的荒原―――庸俗丑恶、虽生犹死的人们―――复活的希望,作为一条主线贯穿了全诗阴冷朦胧的画面,深刻地表现了人欲横渡、精神堕落、道德沦丧、生活卑劣猥琐、丑恶黑暗的西方社会的本来面貌,传达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方人对世界、对现实的厌恶、普遍的失望情绪和幻灭感,表现了一代人的精神病态和精神危机,从而否定了现代西方文明。同时,诗歌把西方社会的堕落归之于人的“原罪”,把恢复宗教精神当作拯救西方世界,拯救现代人的灵丹妙药,反映出艾略特思想上的保守和反动。

《荒原》在艺术上的成就超过现代派的其他诗作,是一首具有借鉴价值,值得认得认真研究的杰作。这首抒情长诗风格多样,表现手法不拘一格,柔和了象征主义、意象主义和玄学派的一些特点。诗中陈述与咏叹,抒情与讽刺,描绘与警句,庄严典雅的诗句、滑稽可哂的市井俗语,交织穿插为五彩缤纷的景象。大量的典故(作者引用36个作家、56部作品和6种外文)、比喻、暗示、联想、对应等象征主义手法及意象叠加,时空交错等现代诗歌表现手段,诗人用来得心应手。他甚至大胆采用了象征里套象征、神话里面套神话、神话和现实交错、古与今杂柔、虚与实融汇的手法,使得诗歌高度的抽象化、哲理化有机地统一起来,极大地丰富了诗歌的表现手段,拓展了诗歌的思想内容。《荒原》在艺术表现上的不足是用典故太多,且想象、联想和暗示都带有很大的随意性,造成诗歌涩难解,使一般读者望而却步。若无艾略特自己加上的50多条注解,许多地方都无法懂得。

作为西方现代主义的第一个流派,后期象征主义对文学的发展是有独特贡献的。它在艺术上的创造、开拓所到得的成功经验,丰富了诗歌的表现手段,增强了诗歌的艺术感染力,影响了现代主义的各个流派;象征主义作家着力表现内心世界,也是对文学领域的拓展。但是,象征主义在艺术上过分追求表现形式而造成的神秘晦涩与内容上表现出来的悲观主义、宗教神秘主义和反动倒退的社会主张则是应当否定的。

艾略特荒原名句四月(艾略特《荒原》名句)

艾略特在诗集《荒原》里有没有一句诗是:“会不会我已经太晚?”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冬天使我们温暖,大地给助人遗忘的雪覆盖着,又叫枯干的球根提供少许生命。夏天来得出人意外,在下阵雨的时候来到了斯丹卜基西;我们在柱廊下躲避,等太阳出来又进了霍夫加登,喝咖啡,闲谈了一个小时。我不是俄国人,我是立陶宛来的,是地道的德国人。而且我们小时候住在大公那里我表兄家,他带着我出去滑雪橇,我很害怕。他说,玛丽,玛丽,牢牢揪住。我们就往下冲。在山上,那里你觉得自由。大半个晚上我看书,冬天我到南方。什么树根在抓紧,什么树根在从这堆乱石块里长出?人子啊,你说不出,也猜不到,因为你只知道烂的偶像,承受着太阳的鞭打枯死的树没有遮荫。蟋蟀的声音也不使人放心,焦石间没有流水的声音。只有这块红石下有影子,(请走进这块红石下的影子)我要指点你一件事,它既不像你早起的影子,在你后面迈步;也不像傍晚的,站起身来迎着你;我要给你看恐惧在一把尘土里。风吹得很轻快,吹送我回家去,爱尔兰的小孩,你在哪里逗留?“一年前你先给我的是风信子;他们叫我做风信子的女郎”,——可是等我们回来,晚了,从风信子的园里来,你的臂膊抱满,你的头发湿漉,我说不出话,眼睛看不见,我既不是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望着光亮的中心看时,是一片寂静。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马丹梭梭屈里士,著名的女相士,患了重感冒,可仍然是欧罗巴知名的最有智慧的女人,带着一副恶毒的纸牌,这里,她说,是你的一张,那淹死了的腓尼基水手,(这些珍珠就是他的眼睛,看!)这是贝洛多纳,岩石的女主人一个善于应变的女人。这人带着三根杖,这是“转轮”,这是那独眼商人,这张牌上面一无所有,是他背在背上的一种东西。是不准我看见的。我没有找到“那被绞死的人”。怕水里的死亡。我看见成群的人,在绕着圈子走。谢谢你。你看见亲爱的爱奎尔太太的时候就说我自己把天宫图给她带去,这年头人得小心啊。并无实体的城,在冬日破晓的黄雾下,一群人鱼贯地流过伦敦桥,人数是那么多,我没想到死亡毁坏了这许多人。叹息,短促而稀少,吐了出来,人人的眼睛都盯住在自己的脚前。流上山,流下威廉王大街,直到圣马利吴尔诺斯教堂,那里报时的钟声敲着最后的第九下,阴沉的一声。在那里我看见一个熟人,拦住他叫道:“斯代真!”你从前在迈里的船上是和我在一起的!去年你种在你花园里的尸首,它发芽了吗?今年会开花吗?还是忽来严霜捣坏了它的花床?叫这狗熊星走远吧,它是人们的朋友,不然它会用它的爪子再把它挖掘出来!你!虚伪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二、对弈她所坐的椅子,像发亮的宝座在大理石上放光,有一面镜子,座上满刻着结足了果子的藤,还有个黄金的小爱神探出头来(另外一个把眼睛藏在翅膀背后)使七枝光烛台的火焰加高一倍,桌子上还有反射的光彩缎盒里倾注出的炫目辉煌,是她珠宝的闪光也升起来迎着;在开着口的象牙和彩色玻璃制的小瓶里,暗藏着她那些奇异的合成香料——膏状,粉状或液体的——使感觉局促不安,迷惘,被淹没在香味里;受到窗外新鲜空气的微微吹动,这些香气在上升时,使点燃了很久的烛焰变得肥满,又把烟缕掷上镶板的房顶,使天花板的图案也模糊不清。大片海水浸过的木料洒上铜粉青青黄黄地亮着,四周镶着的五彩石上,又雕刻着的海豚在愁惨的光中游泳。那古旧的壁炉架上展现着一幅犹如开窗所见的田野景物,那是翡绿眉拉变了形,遭到了野蛮国王的强暴:但是在那里那头夜莺她那不容玷辱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沙漠,她还在叫唤着,世界也还在追逐着,“唧唧”唱给脏耳朵听。其它那些时间的枯树根在墙上留下了记认;凝视的人像探出身来,斜倚着,使紧闭的房间一片静寂。楼梯上有人在拖着脚步走。在火光下,刷子下,她的头发散成了火星似的小点子亮成词句,然后又转而为野蛮的沉寂。“今晚上我精神很坏。是的,坏。陪着我。跟我说话。为什么总不说话。说啊。你在想什么?想什么?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我想我们是在老鼠窝里,在那里死人连自己的尸骨都丢得精光。“这是什么声音?”风在门下面。“这又是什么声音?风在干什么?”没有,没有什么。“你“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记得?”我记得那些珍珠是他的眼睛。“你是活的还是死的?你的脑子里竟没有什么?”可是噢噢噢噢这莎士比希亚式的爵士音乐——它是这样文静这样聪明“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我该做些什么?我就照现在这样跑出去,走在街上披散着头发,就这样。我们明天该作些什么?我们究竟该作些什么?”十点钟供开水。如果下雨,四点钟来挂不进雨的汽车。我们也要下一盘棋,按住不知安息的眼睛,等着那一下敲门的声音。丽儿的丈夫退伍的时候,我说——我毫不含糊,我自己就对她说,请快些,时间到了埃尔伯特不久就要回来,你就打扮打扮吧。他也要知道给你镶牙的钱是怎么花的。他给的时候我也在。把牙都拔了吧,丽儿,配一副好的,他说,实在的,你那样子我真看不得。我也看不得,我说,替可怜的埃尔伯特想一想,他在军队里耽了四年,他想痛快痛快,你不让他痛快,有的是别人,我说。啊,是吗,她说。就是这么回事。我说。那我就知道该感谢谁了,她说,向我瞪了一眼。请快些,时间到了你不愿意,那就听便吧,我说。你没有可挑的,人家还能挑挑拣拣呢。要是埃尔伯特跑掉了,可别怪我没说。你真不害臊,我说,看上去这么老相。(她还只三十一。)没办法,她说,把脸拉得长长的,是我吃的那药片,为打胎,她说。(她已经有了五个。小乔治差点送了她的命。)药店老板说不要紧,可我再也不比从前了。你真是个傻瓜,我说。得了,埃尔伯特总是缠着你,结果就是如此,我说,不要孩子你干吗结婚?请快些,时间到了说起来了,那天星期天埃尔伯特在家,他们吃滚烫的烧火腿,他们叫我去吃饭,叫我乘热吃——请快些,时间到了请快些,时间到了明儿见,毕尔。明儿见,璐。明儿见,梅。明儿见。再见。明儿见,明儿见。明天见,太太们,明天见,可爱的太太们,明天见,明天见。三、火诫河上树木搭成的蓬帐已破坏:树叶留下的最后手指想抓住什么,又沉落到潮湿的岸边去了。那风吹过棕黄色的大地,没人听见。仙女们已经走了。可爱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等我唱完了歌。河上不再有空瓶子,加肉面包的薄纸,绸手帕,硬的纸皮匣子,香烟头或其他夏夜的证据。仙女们已经走了。还有她们的朋友,最后几个城里老板们的后代;走了,也没有留下地址。在莱芒湖畔我坐下来饮泣……可爱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等我唱完了歌。可爱的泰晤士,轻轻地流,我说话的声音不会大,也不会多。可是在我身后的冷风里我听见白骨碰白骨的声音,慝笑从耳旁传开去。一头老鼠轻轻穿过草地在岸上拖着它那粘湿的肚皮而我却在某个冬夜,在一家煤气厂背后在死水里垂钓想到国王我那兄弟的沉舟又想到在他之前的国王,我父亲的死亡。白身躯赤裸裸地在低湿的地上,白骨被抛在一个矮小而干燥的阁楼上,只有老鼠脚在那里踢来踢去,年复一年。但是在我背后我时常听见喇叭和汽车的声音,将在春天里,把薛维尼送到博尔特太太那里。啊月亮照在博尔特太太和她女儿身上是亮的她们在苏打水里洗脚啊这些孩子们的声音,在教堂里歌唱!吱吱吱唧唧唧唧唧唧受到这样的强暴。铁卢并无实体的城在冬日正午的黄雾下尤吉尼地先生,哪个士麦那商人还没光脸,袋里装满了葡萄干到岸价格,伦敦:见票即付,用粗俗的法语请我在凯能街饭店吃午饭然后在大都会度周末。在那暮色苍茫的时刻,眼与背脊从桌边向上抬时,这血肉制成的引擎在等候像一辆出租汽车颤抖而等候时古色文化梦名言警句,我,帖瑞西士,虽然瞎了眼,在两次生命中颤动,年老的男子却有布满皱纹的女性乳房,能在暮色苍茫的时刻看见晚上一到都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水手从海上回到家,打字员到喝茶的时候也回了家,打扫早点的残余,点燃了她的炉子,拿出罐头食品。窗外危险地晾着她快要晒干的内衣,给太阳的残光抚摸着,沙发上堆着(晚上是她的床)袜子,拖鞋,小背心和用以束紧身的内衣。我,帖瑞西士,年老的男子长着皱褶的乳房看到了这段情节,预言了后来的一切——我也在等待那盼望着的客人。他,那长疙瘩的青年到了,一个小公司的职员,一双色胆包天的眼,一个下流家伙,蛮有把握,正像一顶绸帽扣在一个布雷德福的百万富翁头上。时机现在倒是合式,他猜对了,饭已经吃完,她厌倦又疲乏,试着抚摸抚摸她虽说不受欢迎,也没受到责骂。脸也红了,决心也下了,他立即进攻;探险的双手没遇到阻碍;他的虚荣心并不需要报答,还欢迎这种漠然的神情。(我,帖瑞西士,都早就忍受过了,就在这张沙发或床上扮演过的;我,那曾在底比斯的墙下坐过的又曾在最卑微的死人中走过的。)最后又送上形同施舍似的一吻,他摸着去路,发现楼梯上没有灯……她回头在镜子里照了一下,没大意识到她那已经走了的情人;她的头脑让一个半成形的思想经过:“总算玩了事:完了就好。”美丽的女人堕落的时候,又在她的房里来回走,独自她机械地用手抚平了头发,又随手在留声机上放上一张片子。“这音乐在水上悄悄从我身旁经过”经过斯特兰德,直到女王维多利亚街。啊,城啊城,我有时能听见在泰晤士下街的一家酒店旁那悦耳的曼陀铃的哀鸣还有里面的碗盏声,人语声是渔贩子到了中午在休息:那里殉道堂的墙上还有难以言传的伊沃宁的荣华,白的与金黄色的。长河流汗流油与焦油船只漂泊顺着来浪红帆大张顺风而下,在沉重的桅杆上摇摆。船只冲洗漂流的巨木流到格林威治河区经过群犬岛。WeialalaleiaWallalaleialala伊丽莎白和莱斯特打着桨船尾形成一枚镶金的贝壳红而金亮活泼的波涛使两岸起了细浪西南风带到下游连续的钟声白色的危古诗三首元日的名句塔WeialalaleiaWallalaleialala“电车和堆满灰尘的树。海勃里生了我。里其蒙和邱毁了我。在里其蒙我举起双膝仰卧在独木舟的船底。“我的脚在摩尔该,我的心在我的脚下。那件事后他哭了。他答应‘重新做人’。我不作声。我该怨恨什么呢?”“在马该沙滩我能够把乌有和乌有联结在一起脏手上的破碎指甲。我们是伙下等人,从不指望什么。”啊呀看哪于是我到迦太基来了烧啊烧啊烧啊烧啊主啊你把我救拔出来主啊你救拔烧啊四、水里的死亡腓尼基人弗莱巴斯,死了已两星期,忘记了水鸥的鸣叫,深海的浪涛利润与亏损。海下一潮流在悄声剔净他的骨。在他浮上又沉下时他经历了他老年和青年的阶段进入漩涡。外邦人还是犹太人啊你转着舵轮朝着风的方向看的,回顾一下弗莱巴斯,他曾经是和你一样漂亮、高大的。五、雷霆的话火把把流汗的面庞照得通红以后花园里是那寒霜般的沉寂以后经过了岩石地带的悲痛以后又是叫喊又是呼号监狱宫殿和春雷的回响在远山那边震荡他当时是活着的现在是死了我们曾经是活着的现在也快要死了稍带一点耐心这里没有水只有岩石岩石而没有水而有一条沙路那路在上面山里绕行是岩石堆成的山而没有水若还有水我们就会停下来喝了在岩石中间人不能停止或思想汗是干的脚埋在沙土里只要岩石中间有水死了的山满口都是龋齿吐不出一滴水这里的人既不能站也不能躺也不能坐山上甚至连静默也不存在只有枯干的雷没有雨山上甚至连寂寞也不存在只有绛红阴沉的脸在冷笑咆哮在泥干缝猎的房屋的门里出现只要有水而没有岩石若是有岩石也有水有水有泉岩石间有小水潭若是只有水的响声不是知了和枯草同唱而是水的声音在岩石上那里有蜂雀类的画眉在松树间歌唱点滴点滴滴滴滴可是没有水谁是那个总是走在你身旁的第三人?我数的时候,只有你和我在一起但是我朝前望那白颜色的路的时候总有另外一个在你身旁走悄悄地行进,裹着棕黄色的大衣,罩着头我不知道他是男人还是女人——但是在你另一边的那一个是谁?这是什么声音在高高的天上是慈母悲伤的呢喃声这些带头罩的人群是谁在无边的平原上蜂拥而前,在裂开的土地上蹒跚而行只给那扁平的水平线包围着山的那边是哪一座城市在紫色暮色中开裂、重建又爆炸倾塌着的城楼耶路撒冷雅典亚力山大维也纳伦敦并无实体的一个女人紧紧拉直着她黑长的头发在这些弦上弹拨出低声的音乐长着孩子脸的蝙蝠在紫色的光里嗖嗖地飞扑着翅膀又把头朝下爬下一垛乌黑的墙倒挂在空气里的那些城楼敲着引起回忆的钟,报告时刻还有声音在空的水池、干的井里歌唱。在山间那个坏损的洞里在幽黯的月光下,草儿在倒塌的坟墓上唱歌,至于教堂则是有一个空的教堂,仅仅是风的家。它没有窗子,门是摆动着的,枯骨伤害不了人。只有一只公鸡站在屋脊上咯咯喔喔咯咯喔喔刷的来了一炷闪电。然后是一阵湿风带来了雨恒河水位下降了,那些疲软的叶子在等着雨来,而乌黑的浓云在远处集合在喜马望山上。丛林在静默中拱着背蹲伏着。然后雷霆说了话DADatta:我们给了些什么?我的朋友,热血震动着我的心这片刻之间献身的非凡勇气是一个谨慎的时代永远不能收回的就凭这一点,也只有这一点,我们是存在了这是我们的讣告里找不到的不会在慈祥的蛛网披盖着的回忆里也不会在瘦瘦的律师拆开的密封下在我们空空的屋子里DADayadhvam:我听见那钥匙在门里转动了一次,只转动了一次我们想到这把钥匙,各人在自己的监狱里想着这把钥匙,各人守着一座监狱只在黄昏的时候,世外传来的声音才使一个已经粉碎了的柯里欧莱纳思一度重生DADamyata:那条船欢快地作出反应,顺着那使帆用桨老练的手海是平静的,你的心也会欢快地作出反应,在受到邀请时,会随着引导着的双手而跳动我坐在岸上垂钓,背后是那片干旱的平原我应否至少把我的田地收拾好?伦敦桥塌下来了塌下来了塌下来了然后,他就隐身在炼他们的火里,我什么时候才能象燕子——啊,燕子,燕子,阿基坦的王子在塔楼里受到废黜这些片断我用来支撑我的断垣残壁那么我就照办吧。希罗尼母又发疯了。舍己为人。同情。克制。平安。平安平安。

简爱里的那首诗(我四肢酸痛双脚麻木,路迢迢走过荒山无数),谁知道

当 初 我 们 一 起 浪 迹 天 涯 的 时 候,那 还 是 在 很 久 以 前

《简。爱》

我的双脚酸痛,四肢麻木;

路迢迢,走过荒山无数;

天边无月,暮色苍茫,就要笼罩苦命的孤儿的旅途。

缘何要逼我形单影只,背井离乡;

来到这荒原无垠,险岩林立的地方?

人心狠毒,只有善良的天使,保佑苦命的孤儿一路安康。

夜风从远方微微吹响,

长空无云,星汉灿烂。

上帝慈悲,赐人安康,

让可怜的孤儿前途有望,身心舒畅。

哪怕我从断桥上失足坠落,

或被迷雾误导,陷入泥沼。

天父仍将以祝福,

把可怜的孤儿紧紧拥抱。

有个信念会赋予我力量,

纵然我无处栖身,又无处可投;

天堂便是归宿,可以容我安息;

上帝啊,你是可怜的孤儿的朋友。

每当读起这首诗的时候,不安的心就会渐渐的平静下来,《简爱》是一本好书,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感到一片令人惬意的安宁。支持一下感觉挺不错的

艾略特荒原名句四月(艾略特《荒原》名句)

艾略特的《荒原》中“荒原”的象征意义是什么?

《荒原》是现代英美诗歌的里程碑,是象征主义文学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艾略特的成名作和影响最深远的作品。

枯萎的荒原象征着庸俗丑恶、虽生犹死的人们―复活的希望,作为一条主线贯穿了全诗阴冷朦胧的画面,深刻地表现了人欲横渡、精神堕落、道德沦丧、生活卑劣猥琐、丑恶黑暗的西方社会的本来面貌,传达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方人对世界、对现实的厌恶、普遍的失望情绪和幻灭感,表现了一代人的精神病态和精神危机,从而否定了现代西方文明。同时,诗歌把西方社会的堕落归之于人的“原罪”,把恢复宗教精神当作拯救西方世界,拯救现代人的灵丹妙药,反映出艾略特思想上的保守和反动。

版权声明:
作者:mingjuw
链接:http://www.j2-design.com/71680/
来源:j2名句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